江海寄余生

醉酒车

傻白甜爱好者:

《酒过三巡》



*凤白龙信。
*一个双向暗恋和迷奸的故事。
*烂尾。


“我不知道你酒量这么浅。”


院子里凌乱酒坛倒了一地,白龙已经喝得晕晕沉沉,化形都化不顺了,角抵在沁凉的石桌面上,作不出任何反应。


咽不下的酒液顺着他嘴角往下淌,凤君支着腮拿指腹一蹭他嘴角,指头按着唇棱清晰的唇瓣戏耍了好一会儿,直到韩信不堪其扰张口拿牙齿去咬他,才把手指撤了,毫无诚意地再道一遍歉:


“对不住,——我真没想到你酒量这么浅。”


“这也不能怪我,”李白思忖道:“毕竟你往日不乐意跟我喝酒,我也不知道你居然喝不了五坛这样少,的确责任不在我,还应该怪你在我往日请你喝酒的时候,百般推脱。”


想通了,李白眼神清明,脸颊嫣红地冲韩信笑一笑,直笑得韩信头晕目眩,昏沉沉还想这鸟怎么长得这么好看。


“既然不是我的责任,那我现在也不算乘人之危,是吧?”李白耐心地捧起小白龙的脸蛋,指尖顺着俊朗的轮廓描画下去,嗓音柔柔地哄他:“说对,说白凤哥哥说得对。”


……


(全文走评论区链接)

《做恨》狐龙 轻微r18涉及

傻白甜爱好者:

敏感词 走评论区链接。


“他置身其中,满目漂浮血光与灾祸,浑不知今夕何夕今年何年,只有身下温热肉体和耳边痛楚喘息是他的方舟。”